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八荒斗神 > 二千九百七十四 由我替紫骨接了!
    “大哥,你怎么來了?”

    終于見得自己這個大哥活生生地站在了自己的身旁,紫骨也不能免俗,問出了這句二虎小雪都曾經問過的話語,倒是讓沈非的心情莫名平靜了不少。

    “哼,我怎么來了?我要是再不來,你還能活命嗎?”沈非側頭瞥了紫骨一眼,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罵了一句,但言語之中的關切之意卻是彰顯無疑,顯然剛才的危機,也是讓他感覺到一陣后怕。

    “唉,還不是為了那龍首之蛻?”紫骨嘆了口氣,伸手一指某處凌空懸浮的奇物,將沈非的目光給吸引了過去。

    只是沈非有些奇怪,這以前紫骨都是說“蛇首之蛻”的,現在卻是變成了“龍首之蛻”,這豈不是說明紫骨的前一世,真的是天龍一族?

    不過這些念頭在沈非腦海之中一閃而過,依舊斥道:“就算是為了那玩意兒,也不能拿自己的性命玩笑啊,突破到十一階之后,再來收拾這家伙不成嗎?”

    “我這也是沒有辦法……”

    “喂,你們兩個,到底說完了沒有?要是說完了,不相干的家伙,就給我趕緊滾下擂臺去!”就在二虎還想要說點什么的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突然闖了進來,將二人的對話給打斷了。

    這道毫不客氣的聲音,自然是屬于天龍一族第一天才符焰所發了,說起來他此時很有些憤怒,因為他已經看清那把將自己逼退,導致失去擊殺紫骨良機的,乃是一把黑色長槍。

    當符焰看到這把黑色長槍被沈非給收回手中,再一感應這灰袍小子的氣息之時,真是氣不打一處來,自己竟然被一個只有九重帝丹境的人類小子給逼退了。

    很顯然,此時的符焰,已經忘記剛才那記噬魔飛影之中蘊含的力量了,他只知道沈非只有九重帝丹境的修為,而這種修為的人類修煉者,怎么可能是自己這個十一階低級的天龍族天才之敵?

    而且沈非一踏上擂臺,便旁若無人地和二虎敘起舊來,這簡直就是完全沒有將自己放在眼里嘛,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符焰當即就爆發了。

    好在符焰并沒有忘記自己這一次擂臺決戰的目的,沈非這人類小子來得甚是古怪,犯不著在此時多生枝節,待先收拾了紫骨,再來和這小子秋后算賬。

    聽得符焰這話,沈非卻并沒有就此轉過頭來,依舊是朝著紫骨的方向,不過卻是問道:“這一臉囂張的家伙是誰?”

    “他叫符焰,自稱天龍一族年輕一輩的第一天才,實力已經達到了十一階低級!”紫骨撇了撇嘴,雖然剛才符焰擊敗了他,但顯然他心中極不服氣。

    作為天龍一族有史以來唯一的一條火屬性天龍,雖然紫骨還沒有恢復前世的記憶,但那傲氣卻是半點也不比符焰差多少。

    紫骨心中清楚,要是自己達到和符焰一樣的十一階低級,收拾這家伙無疑會變得極為簡單,現在自己只是吃了妖丹氣不足的虧,并不是說天賦就真的不及符焰。

    紫骨這“自稱”二字用得巧妙,在讓沈非明白符焰身份的同時,也讓符焰再次勃然大怒,老子明明就是貨真價實的天龍一族第一天才,你小子為什么要用“自稱”二字?這倒是顯得他這第一天才之位是自封的一般。

    “人類小子,趕緊給我滾下擂臺,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對于一個只有九重帝丹境的人類,雖然有些不清楚沈非的身份,可這里乃是天龍一族戰龍殿,符焰又怎么可能對其有半分客氣?

    這一次沈非終于是將頭轉了過來,同時感應著紫骨體內的傷勢,沉吟片刻之后,開口說道:“我是沈非,接下來的戰斗,由我替紫骨接了!”

    沈非的這一句話并沒有如何掩飾,相反還蘊含著他九重通玄境的天殘魔訣丹氣修為,不僅是讓得擂臺之上的符焰聽得明白,就連外圍的諸多天龍一族年輕天才,還有北方座椅之中的龍族長老們,都是聽得清清楚楚。

    “沈非?那是誰?”

    “看那小子身上的氣息,應該是個人類啊?怎么如此自不量力?”

    “現在這世道都怎么了?一只十階高級的蛇形靈妖,一個九重帝丹境的人類小子,竟然都妄圖挑戰我龍族第一天才?”

    “唉,這世間不知天高地厚之輩在所居多,你們只是沒出過天龍界而已,哪知道人心的古怪?”

    “嘁……,說得好像你出過天龍界一般!”

    “……”

    外圍看臺上的天龍一族年輕一輩,無疑都和那看守天龍界入口的護衛們一樣,并沒有聽說過沈非的大名,哪怕沈非這個名字在丹武大陸之上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可是在這天龍界卻還沒有流傳開來。

    所以這些天龍一族的年輕天才們,這一刻盡都炸開了鍋,最大的原因,還是沈非只是一個九重帝丹境的人類修煉者,而這樣的家伙,恐怕比之前和符焰戰斗過的那紫蛇靈妖還要不如吧?

    一片譏諷不屑的嘲笑聲中,沈非不為所動,而相比起這些龍族年輕天才們,北方座椅之中的諸多龍族長老,卻是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盡皆動容。

    龍皇將紫骨從人類天玄界帶回,自然不能不告知諸多長老原因,而那一場圣魂城的大戰甚至是牽扯到了靈妖界其他三大族群,更是此事的重中之重。

    哪怕天龍一族萬年以來甚少出現在大陸之上,但對于天殘魔訣的威力,卻是極其熟悉的,甚至是他們的龍祖大人,當年也是某一代的天殘魔訣傳承者。

    這一代的天殘魔訣傳承者,沒有出現在天龍一族,不得不說對這些天龍族長老來說是一種遺憾,但既成事實已定,他們也就不去多想了。

    沈非的大名那些年輕一輩的龍族天才不知道,可是這些得龍皇玄麟告知的龍族長老們卻是人盡皆知,從沈非這簡單的一句話之中,他們就已經知道那灰袍小子是誰了?

    而且像符燭敖蠻他們,還知道沈非來這天龍界的目的,那可不是僅僅只為了紫骨,而是為了那一枚可以稱得上天龍一族圣物的天殘玉右腿殘片。

    對于給予沈非天龍令的事,龍皇玄麟行事光明磊落,并沒有隱瞞這些龍族長老,因此對于沈非能進入天龍界,他們并不會感到奇怪。

    可又因為知道了沈非的來意,他們卻盡都在這一刻對沈非生不出好感,那小子,乃是來搶奪他們天龍一族圣物的啊。

    尤其是大長老符燭,除了這一件事之外,還有一件事也讓他極為郁悶,那就是此時的沈非,明顯是想將紫骨的事攬在身上,代替其對戰符焰。

    雖然符焰他們都不希望沈非將天龍一族擁有的那枚天殘玉殘片帶走,卻也不得不承認這人類小子殺不得。

    因為萬年輪回的血靈族之難,天龍一族或許比誰都明白那恐怖程度,甚至是深刻體會過,玄麟之父,也就是那位上一代的老龍皇大人,就是死在了萬年前的血靈族之難中。

    在場有幾位龍族長老,都是曾經親身經過過那一場災難的,在那樣的血靈族肆虐之下,哪怕是強如龍皇這等頂尖強者也不足以自保。

    而天殘魔訣卻是鎮壓血靈族的唯一法寶,每一代天殘魔訣的傳承者,都將被賦予這個無法推辭的使命,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強者必然要擁護之人。

    萬年前軒轅絕的絕世戰力,符燭敖蠻他們是親眼見過的,連號稱當時大陸最強者的老龍皇也自嘆不如,可想而知天殘魔訣是有多強悍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要不是天殘魔訣如此強橫,又怎么可能一代又一代地鎮壓血靈一族?這就是為了鎮壓血靈族之難而生的。

    符燭可是深知自己那個嫡系后輩天才的脾性,擊殺了紫骨,最多是被龍皇大人用斬龍劍斬為兩截,但要是殺了沈非,那恐怕整個天龍一族都會被其連累,成為大陸公敵。

    哪怕天龍一族天不怕地不怕,可要是大陸諸多勢力聯手討伐的話,他們也會吃不消,那個在中心擂臺之上坦然而立的小家伙,很明顯就有這樣的背景。

    想到這些東西的符燭,目光有意無意地瞟過龍皇,他希望這位能夠開口阻止,要是真讓符焰鑄下大錯,那可能就有些來不及了。

    但是將目光掃過龍皇玄麟的符燭,卻沒有看到一絲自己想要的表情,相反在龍皇大人的臉上,還噙著一絲淡淡的微笑,全然不是之前看到紫骨即將身死時的那種憂急和憤怒。

    “難道龍皇大人就不怕沈非真的死于符焰之手?”符燭心中突然掠過了這么一個古怪的念頭,旋即便被他給生生抹去,因為這實在是太不符合常理了。

    不管天殘魔訣再怎么強橫神秘,沈非此時也不過相當于九重帝丹境的層次,就算是比起之前的紫骨來也有可能不及,面對十一階低級的符焰時,會有半分勝算嗎?

    (本章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饑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復制)!!
双色球载止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