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星際法師行 > 第兩千四十一章 觀察
    【92zw】圓形房間分上下兩層,只有簡單的沙發和兩個睡艙,<a class="__cf_email__"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data-cfemail="27c39fa7c0bb9bcfa49ac297a1c1b293c39f8dcfaf96c1af98c0bbacc39f8dc29db2c1bbbac2838ec4a7a5797902c1b7bbc0938567c2908cc082b9c09d8d">[email protected]</a><script data-cfhash='f9e31' type="text/javascript">/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document.currentScript||function(){for(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ocument.createTextNode(decodeURICom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script>+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沒有任何可以讓人藏身隱蔽的位置。

    感應不到精神力波動,偵測不出生物信息數據,身形更是毫無痕跡,無論是監控還是探測設備死一般的沉寂。

    小黑蹲在右邊墻角拖著下巴默默的仰頭看著天花板,鈦灰色的天花板有兩條照明燈帶,空氣循環孔,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小黑的目光卻死死的盯著天花板右側,舔了舔蒼白的下唇,雙眼中的靈魂火焰突突跳動。

    “人還是特殊生物?”

    閻安這么一問還真是提醒了墨夜,照小黑的描述來說還真不一定是人。

    墨夜伸出兩只手指頭在閻安面前晃了晃。

    閻大團長點頭,明白了,兩只潛伏的生物。

    那么問題來了,是假裝不知道透露點虛假信息或是不理他任由這潛伏生物繼續窩著,麻痹地方,亦或是當機立斷弄死了這兩只給對方一個強有力的震懾?

    閻安還在思考怎么做對他們更有利,一抬頭眼睛驀地瞪大,剛準備說出口的話到嘴邊變了“嗯,活捉也是不錯的。”

    兩團風卷撕扯著束縛住兩只無形的生物,橫沖直撞的無形無色的潛伏生物奮力掙扎。

    在風卷之外空間牢籠死死的罩住了這兩只。

    墨夜很干脆的就這么隔空放風箏將這半透明的潛伏生物給拽到了走廊上。

    墨夜剛剛踏出房門,風卷出現的一瞬,立刻感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射線鎖定。

    “主人發現十個狙擊瞄準器......”

    地面陡然升起隔離屏障將墨夜以及她身后的房間一起封鎖,一秒之內一支全副武裝的衛兵出現,荷槍實彈對著墨夜及她身后的房門。

    槍炮發射端口隱隱閃爍著紅光,已然是蓄勢待發的階段。

    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包圍。

    士兵們戴著頭盔看不見臉,帶頭的士官臉色非常難看,緊張疑惑警戒,調色盤一樣。

    沒人出聲,死死的盯住墨夜。

    閻安倚在門廊上,廢了很大勁兒才沒有笑出聲,這些反抗軍戰士被嚇壞了,他們大概比誰都希望這是個誤會,就怕墨夜下一秒就發飆。

    能量封鎖屏障自帶空間禁制,正常情況下空間異能在這樣的狀態下無法自如調動發揮。

    可是近段時間以來,墨夜對于各種空間禁制已經熟能生巧,此類結構相差不大類似的禁制基本無效,實戰是學習魔法最有效的方式之一,<a class="__cf_email__"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data-cfemail="e0086061065375055868045b4c067c69045a7b084f7d084f54077a64077c7f04586d097479036062bebebe07795e055a46c406707c075442a005574b07457e075a4a">[email protected]</a><script data-cfhash='f9e31' type="text/javascript">/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document.currentScript||function(){for(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ocument.createTextNode(decodeURICom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script>+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匆忙趕來的高級軍官看著這對峙場面,一時也不明白這是什么情況。

    “墨副團長,這是怎么一回事?”

    “在下博爾特,反抗軍總軍區指揮司令。”

    墨夜的目光轉向說話的軍官,目光在肩部位置掃過,中將,“博爾特中將。”

    墨夜的視線掃過隨后趕來的幾人,肩章上的軍銜以大校起跳,來了有六個。

    人數比名單上少多了。

    也是,高級軍官不可能一股腦的出現,萬一被一鍋端那反抗軍全軍都得亂套。

    “墨副團長,我想現在這種情況您是否應該給我們一個解釋。”克制,有禮卻強硬的語調。

    墨夜懶得解釋,遞給閻安一個眼神,閻大團長上前一步接管了交流解釋的工作。

    墨夜將身后一般人看不見的生物給拽了出來,啪唧一下拍地上。

    被束縛著這兩只生物依然沒有現形,一般人看來只會覺得墨夜這是在試圖用風卷攻擊。

    這一下讓氣氛更加緊繃。

    墨夜的眼神掃過較為靠近她的一名戰士,也許是新兵,端著槍的手居然在顫抖,如果不是頭盔擋著也許可以看見他額頭滲出的汗水。

    墨夜驀然覺得有些好笑,她要是真想襲擊這里根本不會鬧出這么大的動靜,神不知鬼不覺就能弄死一片。

    大概也是知道這一點,幾名高級軍官才按兵不動。

    “我想應該解釋的是你們才對,我以為我們是被諾翰元帥邀請來的客人。”閻安指了指被墨夜風卷束縛住的兩團看不見身形的生物。

    “你們待客的方式就是這樣?”

    軍官的目光順著閻安手指的方向看去。

    墨夜朝這透明無形的生物潑了一些魔法墨水,純屬實驗試一試,沒想到還真的掛了些色彩,顯露出奇怪的形態。

    就像是扁平的不足一厘米厚的扇形。

    幾名軍官臉色幾番變化。

    “請閻團長和墨夜閣下放心,我們一定會給兩位一個交待。”

    封鎖隔離屏障被撤走,荷槍實彈的武裝隊伍也離開,四面八方鎖定的攻擊射線也調轉了方向。

    緊繃的氣氛卻并沒有立刻消散,與之前相比更多了幾分尷尬。.

    這些人散了,墨夜和閻安重新回到房間內,關上門,閻安閉著嘴抬手揮了揮。

    “說吧,沒有了。”

    “你故意的?”

    墨夜打了一個呵欠,隨意的嗯了一聲。

    “這樣也好,活捉扔出去,既能震懾一下這些人還能敲打敲打藏起來的間諜,不管那個人是誰,或是有幾個,這時候該防著你了。”

    防著墨夜也就意味著他們很可能會因為不必要的目的多此一舉做出暴露自己的行動。

    “諾翰元帥安排了明天的晚餐會,所有的在基地的軍官都會參加。”

    閻安走到沙發坐下,“全部見一面至少能確定是否有蟲族或是寄生蟲混了進來,你覺得這間諜會是哪一邊的人?”

    “衛蘭帝國,西恩?”閻安問道。

    墨夜搖搖頭,她是真不清楚,鎖著眉思索一會兒,“可能哪一邊都不是,純粹被利用了。”

    墨夜的視線鎖定在閻安身上。

    “墨墨,你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是一時不察中招了。”

    “嗯。”

    嗯的實在敷衍。

    如果真有人因為拜爾的原因被弄出一個第二人格那種情況的確比較難以發現,尤其是在拜爾相當于死了的現在。

    “把拜爾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來?”

    不是不可以,只是這需要承擔很大的風險,這個人的異能天賦太神奇,墨夜暫時不想把人弄出來,尤其是在反抗軍的基地,萬一弄出點事,對整個戰局的影響會很麻煩。

    在客艙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諾翰元帥派了身邊的助理帶著墨夜和閻安參觀自由之刃,不無展示反抗軍實力的意味。

    “元帥有要事需要處理,由我代為接待,二位不會介意吧。”來人雖然是大校軍銜,并沒有任何實權,可是元帥助理的身份已經足夠份量。

    到目前位置,墨夜和閻安并沒有在自由之刃見到任何一個熟人,哪怕是有過一面之緣的也沒有,不知道是外派戰斗中還是已經沒命了。

    自由之刃里駐守的軍官全是第一次見面。

    小七將所有軍官的資料全部調取,有諾翰提供的資料,再加上小七從公民信息庫保存的數據,每一名軍官的檔案全部清清楚楚的擺在墨夜面前。

    輕輕滑動光屏,每個人的身份信息都在墨夜眼前滑動。

    “諾翰元帥提供的名單中有三人不屬于帝國公民,他們沒有衛蘭帝國公民數據信息,身份是偽造的。”

    這要是在以前,還能想辦法查一查,可這時候四處戰亂,蟲族入侵,想要查黑戶口還真沒那么容易,真有心,隨便安插一個難民身份并沒有難度。

    墨夜一邊查看小七提供的相關人員資料,一邊隨著萊爾森助理在自由之刃的開放區域轉了一圈。

    “這空間基地不是星盟產物吧。”

    “是的,閣下,自由之刃是元帥二十年一次冒險中偶然找到的。”

    說的還真是輕描淡寫。

    墨夜對此也并不很介意。

    這高級文明遺留產物的改裝再建設非常成功,科技機械墨夜不懂,但是小七,閻安的驚嘆很直白。

    轉悠了一圈,墨夜也接收了反抗軍戰士們好奇目光打量,相比起士兵的警惕,非戰斗人員在面對墨夜時顯得更自如輕松。

    甚至有好幾名研究員不顧值勤人員的阻撓,沖到墨夜面前一臉興奮的問著‘古方藥劑’的研究方向是不是能在寄生蟲驅逐防疫上有獨到之處。

    “墨夜閣下,這是我的藥劑配方,希望你有空的時候能看一看,提供一些意見。”

    墨夜有些意外,她是真沒想到居然還有人記得她古方藥劑師的身份,就連在布爾吉斯她也很少聽到有人這么喊她了。

    “抱歉,墨夜閣下。”助理先生誠懇的表達歉意“沒想到這些研究員會特意在這里等著。”

    他也是很無奈,這些非戰斗人員尤其是各種專家學者研究員可比戰士們要難以管理多了,打不得罵沒用,還得小心保護著,就怕他們有個頭疼腦熱或是遭到襲擊。

    “他們是重點保護對象。”墨夜看著被一群士兵護送離開的白大褂們,眼神微閃。

    這是肯定句,不是疑問句。

    “對,我們的軍事,醫療,生物研究,等等方面都需要這些技術人員的支持,衛蘭帝國一直有針對這方面的行動。”

    這并不出乎意料。

    “黑客是犧牲人數最多的技術工種。”

    助理有些無奈,明明是最稀缺的人才偏偏死亡概率也是最大,“就在自由之刃就有幾十個再也醒不過來的黑客躺在睡眠艙里。”

    在星網里被殺死的黑客,現實里便會腦死亡。

    “我想去藥物研究中心看看。”墨夜開口問道“剛才那幾位研究員工作的地方,可以嗎?”

    助理呼出光屏做了報備申請工作。

    墨夜很快被帶去了另一層的研究室,搭乘傳送車,有專屬的運行軌道,看不見樓層和位置信息。

    研究員們看見墨夜進來很是自來熟開始討論起藥房搭配問題。

    墨夜可沒有這些白大褂專業,她想要看到的是這里是否有針對蟲域最新寄生蟲的疫苗研究。

    小七提供了很多對照資料。

    閻安和助理更是聽不懂這些人在說些什么。

    “這是我們目前為止唯一成功的兩個案例,可是依然無法找到共同點,更像是偶然事件。”

    專家說了一長串,墨夜的目光一直集中在封閉實驗艙的異獸身上。

    因為寄生蟲的原因,這只異獸已經難以看出原本的品種,更像是一只發育不完善的蟲子。

    “這是我們最近的實驗品。”研究員嘆氣,“就在兩天前一切都很順利,可是自從它完成了三個療程之后,情況急轉直下。”

    這里的研究數據屬于機密,可是卡在瓶井的研究員根本不放過任何一個可能的機會。

    墨夜真沒想過魔法藥劑可以驅除寄生蟲,光明魔法好用,可是此類藥劑別說墨夜不會調制,單單是藥材就很湊齊。

    更比說像這樣不間斷的做實驗,根本浪費不起。

    墨夜在藥物研究中心呆了好幾個小時,直到助理收到訊息,餐會已經準備開始了。

    “墨副團長,元帥忙完了,餐會已經準備就緒,我們......”

    “走吧。”

    墨夜應了,一直和她探討古方藥劑的研究員卻是意猶未盡,很想拽著墨夜再聊聊。

    又一次乘坐傳送車,眨眼間便來到了餐會地點。

    延伸至太空的橢圓形平臺,除了諾翰元帥以外其他人已經就位坐好。

    參與此次餐會的人共有三十八人,其中二十八名在諾翰元帥給的懷疑名單之中,這當中還有三人是非戰斗人員。

    墨夜的出現毫無疑問的引起了一陣打量目光,閻安成功淪為背景板。

    相比起自由反抗軍內哪個軍官是間諜,墨夜更關注是這個人是否與西恩有關聯,是直接被策反還是通過某種特殊手段達到目的。

    墨夜坐下后沒多久,閻安已經與座位前后左右的人打成一片,聊得非常愉快。

    在此期間墨夜一直小心仔細的觀察這一大桌子的人,精神力絲線小心探出環繞餐桌一周。

    直到開始上第一道菜的時候,坐著輪椅的諾翰元帥終于現身。

    啪嗒,叩腿的聲音清脆響起。

    起立敬禮的軍官們動作非常統一。

    一臉慈愛笑容的元帥,一點也看不出身受重傷命不久矣的模樣,笑瞇瞇的老頭抬手向下揮了揮“不要拘束。”【就愛中文】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双色球载止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