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工業之流光歲月 > 第一百三十章:看看
    “目前這種情況,我當然不可能滿足,但怎么也比我天天呆在老家要強很多,所以人還是要有些知足,只能說慢慢地一步步往下走,現在也不知道未來,或許會更好,但一定不會更爛。”自是有著梟雄之資的大人物,對未來或許還沒有明確的定位,但要讓他回到過去那種狀態,絕對是不可能。

    對于這樣的人物,要想收歸麾下,現在是最好的時候,至于如何安排仰永工作,汪正國大致已經有了成熟計劃,而且也是最適合仰永職業規劃的路線,既然這是一塊實業、金融都能玩兒得轉的人才,那現在就讓他先嘗試著做一下金融。

    實業家對金融抱有兩個態度,一種是極端不看好,唯恐避之不及,另一種則是對金融蜜汁自信,依靠金融手段實現實業的迅速發展壯大,而仰永顯然就屬于是后者。

    汪正國對金融倒是沒什么特別的偏見,既然知道仰永是做這塊的料,那么就培養一下,未來要想和國際接軌,就算你心里對金融避之不及,但本著知己知彼的態度,也要對金融有過了解才行,這是最基本的要求。

    放下筷子:“那行,既然對當前不滿足,就要想辦法另外謀求發展,愿意到香江去嗎?我需要在那邊有個人一起打理手頭事物,后續如果合適,會在香江專門設立辦事處,從事金融、貿易相關業務。”

    嘴里說著有金融方面業務,但汪正國自己知道,其實更多還是會從事貿易方面相關,這次護目鏡不管能否在英國暢銷,蜀航光學的產品對外輸出都是必須,大不了就走低價路線而已,目前樹脂眼鏡在國外是主流,所以銷路是沒問題,完全可以依靠共和國較低的成本實現出口,不過這種情況只限于最極端、壞透了的時候,只要稍微能好一點,都不會走低價出口傾銷路線。

    也就是這時候,埋頭吃飯的楊洋才動了動耳朵,仔細聽了一下汪正國說的情況,金融?貿易?這些能夠和汪正國沾上邊,怎么聽都感覺不太現實,需知這家伙也才剛畢業不久,吹牛吧?

    楊洋知道汪正國是才從大學畢業,但仰永不一樣,他也算是見多識廣,汪正國這樣年輕的國企單位領導雖然不多,但也不是沒有,倒是不怎么驚訝,不過對于國營單位,他實在是提不起太大的興趣。

    “你這么年輕,從事金融和貿易確實正常,這方面從來都不是老一輩的天下,但這種業務肯定只可能是國有單位的人,我當兵之前也上過班,在某個小貿易公司工作,對這里面的情況多少也知道,如果國營的話,那我還是繼續現在的工作就好。”

    完全沒想到仰永還有外貿單位工作經歷,不是說他當兵退役的嗎?怎么又和外貿公司扯上關系,不應該啊!

    看出了汪正國的疑惑,開口解釋著:“我當兵是沖著報效國家打越南去的,當時對越反擊戰嘛,年輕的時候挺沖動,也就放棄了工作去當兵,不想才入伍一年,直接就裁掉回家,連搶都沒摸幾回。而之前,在市里一家農副特產收購站上班,這些產品多少有些是要出口賺取外匯的,所以你不用奇怪。”

    聽聞是從事農副產品出口,這下就能夠想得通了,那東西確實是國內各自為戰,而且國家也沒有統一的嚴格管理,也就是國防工業、重大成套設備產品這些才由國家統一規劃進出口。

    出門在外,有些隨身衣物可以放在招待所,但貴重物品肯定要隨身攜帶,拿過放在椅子上的背包,從里面掏出一副全新未開封的墨鏡,遞過去示意對方可以打開看看。

    “這就是我們的產品,墨鏡,現在深川應該也有售賣,蜀航光學你可能還沒聽說過吧?就是生產墨鏡的單位,隸屬于我所管理的科研基金,現在蜀航除了墨鏡以外,它還有一款產品要對外出口,所以我需要來香江想辦法成立一家進出口公司,當然,金融也是可以涉及,不過目前并不會太多,以后慢慢來。”

    蜀航光學沒怎么聽說過,但墨鏡這東西的大名早就是如雷貫耳,今天不僅看到實物,而且還能得知生產墨鏡的公司背景。仰永啊仰永,你小子還真是沒看錯人,沒想到果真遇到一方人物。

    “墨鏡我聽說過,蜀航光學倒是第一次聽說,看來應該也是新成立不久,對吧?”

    仰永對墨鏡看了兩眼之后便不再感興趣,現在他更對蜀航、科研基金、甚至是汪正國這個人更感興趣,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這和他以前所看到的國內單位完全不一樣。

    另一邊,楊洋的反應和仰永又完全相反,她對墨鏡更加感興趣一些,這東西也略微聽說過,負擔大學多少還是有家境富裕的學生,包括她也是如此,要不然也不會有機會自費到香江,然后再談歐洲留學,而墨鏡這東西,在負擔大學小有名氣,甚至她周圍的年輕人都在想辦法擁有一副這東西,卻不曾想到居然是.....

    “蜀航成立不到半年時間,包括科研基金也是如此,基金是以我父親名義成立的個人公益性質產物,主要是通過投資獲取收益,再將收益用于科研事業,而蜀航就是基金的首次投資。”

    要想短時間之內說服仰永加入自己的團隊,對于這種已經習慣自己單干的人,他和之前的王月川有很多相似之處,所以汪正國必須要向他展示出自己最大的優勢之處,這樣才能獲得對方的好感,在介紹了科研基金之后,緊接著又是蜀航光學。

    “再說蜀航光學,這就是我一手創辦起來的單位,同我母校的老師合作,以獲取相關光學技術,而這些都是有據可查,所以蜀航和科研基金實際都不受國企那一套所約束,但它的公益性質又使得它可以正大光明地存在。”

    聽了介紹,對商業經營天生就敏感的仰永感覺這事確實靠譜,或許蜀航這個單位真的可以去試試,反正他現在這種工作狀態也沒什么思想包袱,萬一合適的話,那就是跳出深川這個小地方到香江發展:金融、貿易,這才是他想要的工作和人生。

    “也就是說,現在蜀航你說了算,包括更高一層的科研基金也是你父親說了算。若真是這樣,我倒是愿意陪你一起去香江見識一番,現在這種工作沒什么意思,搏一搏也好。”話說完,直接拿起桌上的筷子動手,這一頓飯終歸還是要吃的。

    聰明人一眼就能看出蜀航、基金、汪正國這三者的關系,并且還能直接道破其中三味,然而有些人注定是看不透這些,聽過之后也依舊總感覺云里霧里的,雖然心里對之前“汪正國沒變”這個結論已經推翻,但變成什么樣,她卻看不懂,也說不出。

    能否聽懂兩人說的話,這里面有什么深意其實都不重要,反正她已經要出國的人,對于這些劉在國內發展的,似乎也沒什么好說,之前還以為汪正國也要一起出國,但現在看來是壓根兒不可能,那也就沒什么再多念想的必要,兩人終究是不可能。
双色球载止时间